香港平均工资,香港最低工资标准  

时间:2021/10/16

香港月平均工资水平,中等收入工资,香港最低工资标准,香港平均工资,历年工资水平。
一般普通毕业生一个月在12000~15000之间,香港每年的涨薪大约是5%或以下一般公务员月薪都在三四万,跨国企业的员工一般起点也在三四万
20000-30000HK 是中低档的,一般大学生毕业是10000左右,以后会更多,但香港退休金多,警察月薪40000港币,但一退休就可得几百万退休金,所以我们常看到香港片中警察以退休为最大任务。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26日公布,香港6月平均工资率按年升约8%。

  数据显示,受访公司中约73%的平均工资率上升,24%下跌,其余与去年同期相若。

  扣除以甲类消费物价指数计算的消费物价变动因素,6月实质平均工资率按年升约2%。甲类消费物价指数用于衡量基层市民通胀水平。

  受调查的行业今年6月名义工资指数按年增幅为3.7%至14.1%。 
 

  实质工资指数方面,进出口贸易、批发及零售业、住宿及膳食服务活动业、金融及保险活动业、地产租赁及保养管理业、专业及商业服务业和个人服务业按年上升1.1%至7.7%;制造业和运输业分别上升0.1%和2.1%。

  工资率包括基本工资、其他经常性和保证发放的津贴、花红等。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23日公布,香港今年3月各行业员工的平均工资同比增加4.9%;扣除物价变动因素后,同期实质平均工资同比上升0.2%。


统计显示,3月份约63%公司平均工资同比有所增加;约30%公司的平均工资下降;而调查所包括的所有选定行业平均工资均有所增加,升幅在1.7%至6.5%不等。

根据劳工收入统计调查结果编制的平均薪金指数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制造业、污水处理、废弃物管理及污染防治活动业、进出口贸易及批发业、零售业、运输、仓库、邮政及速递服务业、住宿及膳食服务活动业、金融及保险活动业和地产活动业等同比有3.8%至16.5%的升幅。

同期,专业及商业服务业和社会及个人服务业则分别有4.8%及2.3%的跌幅。

香港特区立法会5日就《最低工资条例》附属法例进行讨论,议员提出的多项修订议案均被否决。香港首个法定最低工资标准维持在时薪28港元,这一标准将从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

  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5日在立法会进行讨论时表示,法定最低工资是经过多年讨论后才得以落实的,得来不易。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的制订是以数据为根据的,《最低工资条例》已清楚订明,最低工资委员会必须每两年就法定最低工资水平作出至少一次报告。特区政府统计处也会每年进行统计调查,以收集资料。当有数据支持检讨最低工资标准时,当局会尽快进行检讨。


  香港特区立法会于2010年7月17日通过了《最低工资条例》,特区政府于2010年11月12日在宪报刊登《2010年〈最低工资条例〉(生效日期)公告》《2010年〈最低工资条例〉(生效日期)(第2号)公告》及《2010年雇佣条例(修订附表9)公告》,并于同年11月17日提交立法会。
5月1日,法定最低工资在香港正式开始实行。香港劳资关系由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最低工资条例》的基本要求是,雇员在任何工资期的工资,按其在该工资期内的总工作时数以平均计算,不得低于每小时28港元的法定最低工资水平。依此推算,如果一个雇员每周工作六日,每日工作8个小时,那么,他每月的最低收入不得低于5824港元

陈开和

5月1日,香港《最低工资条例》正式开始实施,此举被称为“为香港雇佣体制带来根本性的改革”。此前的2010年7月17日凌晨6时半,经过连续三天41小时马拉松式辩论,香港特区立法会以高票三读通过《最低工资条例》。2011年1月5日,香港特区立法会又就《最低工资条例》附属法例进行讨论,议员提出的多项修订议案均被否决。这一系列举措标志着香港劳工政策的重大转变。

富饶中的贫困

香港是经济高度发达的社会。近半个多世纪以来,香港经历了从“传统经济”到“服务型经济”的转变,已经发展成为重要的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经济发展水平在世界名列前茅。但与此同时,香港也是一个贫富悬殊的社会。2004年联合国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香港社会的贫富差距情况位列世界第三,仅优于中非共和国和中美洲的洪都拉斯这两个第三世界国家。至2005年3月,香港共有综援(全称“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类似于内地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个案296688宗,综援受助人541976人,占同期香港总人口693.59万的7.8%。

与贫富悬殊相应的是,在香港,劳工权益的保障长期以来一直落后于国际标准。就法定最低工资而言,早在1932年,港英当局就在香港制定了《最低工资条例》,后来又以《行业委员会条例》(1940年)取而代之,根据该条例,港督可以委任劳资官三方组织委员会,制定某一行业的最低工资,但这两个法例从未被真正执行过。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学者又提出在全港范围实行法定最低工资的建议,也未受到港英当局重视。直到九十年代末,最低工资议题才在工会团体的推动下进入立法会讨论议程。

自律还是法律

对于是否应推行法定最低工资,香港社会各界一直争论不休。赞成者主要是工会团体和部分学界人士,他们认为,设立法定最低工资可以有效保障工人权益,并鼓励就业和促进社会和谐;反对者则担忧法定最低工资会损害劳工和市场的灵活性,严重影响弱势工人的就业机会,损害香港的经济自由度及竞争力。

特区政府对于弱势劳工的权益自然十分重视。2004年,特区政府率先规定,政府服务的承办商给予非技术工人的工资,不得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之后又将这个做法推广到公营机构和资助机构。但作为连续十几年被评为世界上最自由经济体的香港特区,主管当局对于以立法形式推行最低工资制度,态度十分谨慎。

为平衡不同意见,特首曾荫权在2006年的《施政报告》中宣布在商界推行“工资保障运动”。政府鼓励企业以不低于政府统计处最新公布的《工资及薪金总额按季统计报告》内所载的相关行业/职业的市场平均水平,聘用清洁工人及保安员。曾荫权说,相信全港雇主,大部分是有良心的。最低工资干预市场,不应立法。然而,实践证明,政府推动的这场“工资保障运动”显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只有52%的清洁工人及保安员获付相当于运动所规定的工资水平。

2006年10月5日,香港有34个民间团体发起游行,要求政府立法制订最低工资,时薪不应低于33港元,并且必须涵盖所有行业。他们促请行政长官曾荫权在施政报告中提出具体的最低工资立法方案及时间表。一位女清洁工表示,她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上足七天班,但月工资只有三千多元,她与丈夫两人月收入六千多,还要负担儿子的花销,难以维持家计。同日,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在出席一项公开活动时表示,政府仍未决定就最低工资立法,需要等待未来工资保障运动研究有结果后才作出讨论。

事实证明,商界自律的效果是有限的。截至2008年8月底,全港只有1119家私人企业机构参与运动,劳工界和商界均早已预料运动不会获得广泛支持。工联会、职工盟、民间争取最低工资联盟等多个工人团体,纷纷要求政府明确提出最低工资立法时间表。它们均认同最低工资应设于时薪33元,不可低于综援水平。

在2008年10月的施政报告中,曾荫权终于宣示了推行法定最低工资的决心。

精心凝聚共识

2009年2月27日,特区政府公布成立“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行政长官委任香港私人执业的资深大律师、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副主席郑若骅女士为该委员会首任主席,同时委任12位劳工界、商界、学术界和有关政府部门人士为委员会成员,主席及非官方成员均以个人身份获委任。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以数据为依据,在确保防止工资过低、减少底薪职位流失和维持香港整体经济发展及竞争力等各关键层面取得适当平衡的前提下,就设定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的恰当机制及首个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向行政长官提供意见。

政府决心推动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后,最低工资的具体水平成为香港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占香港企业总数九成以上的上百万家中小企业,更是为生存空间可能受到影响而忧心忡忡。有资方代表主张最低工资时薪不应高于20港元,部分劳方人士则坚持不低于33港元,究竟哪个数字最为适宜,各方争议不断。其间,媒体纷纷设立专栏,发表评论或者举办各种论坛,反映各界的意见和诉求,充分发挥了其作为信息平台的社会功能。

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成立后,开展了一系列细致而富有成效的工作。他们为了确定法定最低工资水平而精心设计了专门的统计调查方法,研究了其他地方实施法定最低工资的经验,听取了社会福利署等政府相关部门有关香港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的介绍,和主要的雇主、劳工团体以及可能受法定最低工资影响较大的低薪行业及中小企业雇主和雇员进行了专门的商谈,并赴英法等国及北京与相关政府机构、社会团体等直接对话,分享经验,以掌握第一手资料。

为配合法定最低工资的实施,香港政府统计处于2009年开展大规模调查,搜集全港一万家机构雇员工资水平以及分布、工时、性别、年龄等就业特征。调查结果提供给“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作为订定首个最低工资水平的参考。据统计处提供的数字,2009年第二季度,香港有51.4万人月收入不足5000元,其中有13.46万人月收入低于3000元,人数比2008年同期上升2.5%。其中,厕所清洁工平均月薪为5124元,时薪21.9元,至于两更制保安员,平均时薪也只有约24.4元。统计处的调查报告出炉之后,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发布公告,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就该委员会所提出的最低工资指标、相关因素及影响评估构想提出反馈意见。截至2010年7月23日,委员会与超过100个相关团体进行过会面,收集的意见书超过7500份。

经过反复调查和论证,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于2010年10月公布了长达186页的最后报告,一致同意向政府建议首个法定最低工资水平订为每小时28元。委员会估计会涉及的雇员人数约为31.46万人,占全港雇员的11.3%;涉及雇员的工资估计会增加16.9%;香港地区整体薪酬开支总额会增加0.6%或33亿港元,达到5416亿港元。报告指出,“如果企业透过采取不同的措施以吸纳或抵销增加成本的影响,相信有关的增幅是大部分行业(包括低薪行业)可以承受的。”

2011年1月5日,《最低工资条例》最终完成立法程序。根据该条例规定,新的最低工资委员正式设立。2月11日,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公布,资深大律师翟绍唐获委任为香港最低工资委员会主席,另有12名来自劳工界、商界、学术界及特区政府代表出任委员,任期两年,从3月1日起生效。

走向和谐未来

5月1日,法定最低工资在香港正式开始实行。香港劳资关系由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这一天,香港工联会、职工盟等劳工团体纷纷举行庆祝游行,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踌躇满志地表示,工会将继续争取订立“标准工时”、完善退休保障制度及修订“法定假期”,确保员工尊严。

香港政府强调,法定最低工资的落实有三大关键:雇员的收入不应少于从前;雇主在可行情况下,不削减雇员福利;雇主不可单方面更改雇用合约,如要厘清合约不清晰的地方,应和员工充分沟通及协商。然而,有的雇主已经开始想方设法钻新条例的空子,消极的后果也正在浮现。据香港媒体报道,由于法定最低工资中没有列明休息日及员工吃饭时间是否要计算在薪水之内,有的老板甚至表示以后每天要扣除员工半小时上厕所时间的薪水。而在最低工资实施前,部分企业为了节省成本已经开始裁员。据估计,如果雇主以裁员来抵销开支增幅,全港被裁减雇员的人数可能多达4万人,失业率将推高1%至2%。另外,为抵销工资推升的成本,加价浪潮也正在全港蔓延。目前,在香港拥有225家分店的麦当劳,已全面加价2%。另据报道,全港养老院已经被建议统一加价10%至15%。有学者估计,最低工资触发的物价上涨将在未来两三个月内浮现。

面对一项前所未有的劳工法例,香港劳资双方都需要调适的时间,《最低工资条例》在实施初期出现一些不顺畅的情况是完全可以预料的。特区政府为条例的全面实施做好了充分准备,通过各种传播渠道,协助社会各界了解条例内容。为协助雇用双方了解《最低工资条例》的实际运作,劳工处于今年3月公布了《法定最低工资:雇主及雇员参考指引》。此外,因应部分行业的具体情况,劳工处与相关人士共同为饮食、零售等九个行业制定了六份有关法定最低工资的行业性参考指引。为保障条例的落实,劳工处今年将增设67个公务员职位、25个劳工督察职位,全年要进行14万次实地检查。

最弥足珍贵的是,在香港这样多元化的社会里,这个条例的制订和通过所经历的社会共识凝聚过程。正如行政长官曾荫权在今年劳动节酒会上所言,“劳资关系从来不是你赢我输的零和游戏:没有员工,老板的生意也做不下去;没有雇主投资,最低工资再高也没有意义。”从长远来看,法定最低工资制度的落实和完善必将有助于香港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的和谐稳定。

在公众日益激烈地号召解决日益扩大的财富不均状况时,7月,立法机构经过41个小时的会议通过了最低工资法案。香港一些收入最低的工人,例如厕所清洁工或保安,每小时只赚20港元,也就是2.6美元左右。

香港特首曾荫权上周在商界团体的午餐会上演讲时说,企业界对2006年提出的最低工资志愿计划反应不温不火,因此香港政府被迫为最低工资标准立法。

曾荫权说,社会上正逐渐形成压力,因为经济复苏的成果还未流向社会的各个阶层,一些人觉得他们正在被剥削。

香港政府任命的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Provisional Minimum Wage Committee)尚未对每小时工资金额提出建议,但外界认为很有可能是劳工代表和商业团体倡议的工资额的中间值:28港元。律师行Mayer Brown JSM说他们相信本月建议结果就会出来。

批评人士称该立法毫无意义地背离了香港自由主义的根基。他们争论说在香港这样一个极度依赖于中小型企业的经济体中,利润率较小的雇主可能需要裁员。他们还说,守法的成本也会造成沉重的负担。

Mayer Brown JSM合伙人Duncan Abate说,任何进一步的管制都会降低香港的竞争力,最低工资标准是一个非常具有侵略性的立法,会使供需平衡扭曲,造成失业。他还是香港雇主联合会(Employers' Federation of Hong Kong)的执行理事会成员。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Hong Kong Federation of Restaurants and Related Trades)的黄家和(Simon Wong)说,提高工资对行业产生的影响不会像大宗商品涨价一样大,但他说,对香港大型公司日益加剧的担忧仍是需要立即解决的问题。

他说,公司有可能在裁员之前以其他方式对成本进行调整和削减。

汇丰银行(HSBC)大中华区经济师郭浩庄(Donna Kwok)说,现在谈论最低工资标准会对香港产生何种影响还为时尚早 ,但随着工资上涨和工人情绪的缓和,可能会产生即时的间接影响,这种影响会以“促进消费”的形式出现。而可能出现的失业等直接影响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会显现。

  


  • 香港医保余额查询
  • 香港社保余额查询
  • 香港社保个人帐户查询
  • 香港补充医疗
  • 香港农村养老保险
  • 香港社保补缴
  • 香港公积金查询
  • 香港缴纳基数
  • [葵青][车辆保险]什么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责任强制保险(交强险)
  • [九龙城][保险案例]香港买保险谨防“划算”变“麻烦”
  • [湾仔][社保新闻]联合国副秘书长称中国社保政策有助于全球 
  • [大埔][社保转移]如何将在广州番禺的社保转回蕲春
  • [九龙城][失业保险]香港2-4月份失业率可能降至两年半低点3.3%
  • [荃湾][新华保险]投连险成香港投资新机遇
  • [元朗][意外保险]IT人员的保险不能少、乔布斯因病辞职?高管人员
  • [元朗][保险案例]公务员买保险案例和投保分析
  • [屯门][福利待遇]介绍外国文教专家来华工作的境外组织资格认可
  • [九龙城][社保知识]港、澳、台同胞及外籍人士如何参加养老保险
  • [大埔][旅游保险]出国旅游申根签证保险不能少
  • [元朗][社保知识]社保补充业务新生 商业运作风险需防范
  • [九龙城][社保咨询]移居香港后在内地买的医保和社保,养老保怎么办呢
  • [大埔][社保新闻]職工養老保險明年跨省轉 城鎮保和新農保可合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