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低生活保障标准2020,2020年香港低保标准是多少

时间:2020/1/14 15:30:22 来源:保险资讯网

2020年香港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2020年香港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实施办法,香港低保标准2020,香港最低生活保障申请条件流程,2020年香港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提高政策。

香港3月平均工资率同比升4% 一季度平均薪金指数升3.8%
根据香港《最低工资条例》,雇员不论是月薪、日薪、时薪、件薪、长工、临时工、全职或兼职等,也不论是否按《雇佣条例》的连续性合约受雇,他们均受到法定最低工资的保障。

香港最低工资委员会1月曾发文指出,根据特区政府统计处的数据,并假设2019年上半年香港经济按年实质增长2.5%至3.5%,粗略估算2019年上半年实施新法定最低工资建议水平前,赚取每小时工资低于37.5港元的雇员人数(即调整前涉及雇员人数)约为6.15万人至7.55万人,占全港雇员总数2.0%至2.5%。

残疾雇员亦同样受到法定最低工资的保障,《最低工资条例》亦提供特别安排,让他们有权选择进行生产能力的评估,从而厘定他们应获得不低于法定最低工资的薪酬,抑或收取按生产能力厘定的工资。

此外,《雇佣条例》规定雇主记录雇员总工作时数的每月金额上限,亦自当日起由14100港元提高至15300港元。当就个别工资期须支付的工资少于每月15300港元时,雇主须备存雇员于该工资期的总工作时数记录。

此外,特区政府劳工处当日推出措施,优化“工作试验计划”,以加强协助在寻找工作方面有困难的求职人士。该计划安排求职人士到参与机构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工作试验,以提升其就业竞争力。
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处自2011年5月1日开始实施法定最低工资,由2017年5月1日起,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由每小时32.5港元调升至每小时34.5港元。

2017香港特别行政区最低工资标准

香港最低工资委员会近日就检讨最低工资水平达成共识。据了解,劳资双方同意将时薪由目前32.5元(港元,下同),增加2元至34.5元,预计约15.5万名打工仔将获加薪。

委员会将于本月底前向特区行政长官提交报告,建议调整最低工资,如果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同意,新的工资水平可望在明年5月起生效。

今年劳资双方倾谈气氛较往年紧张,立场亦较强硬,最低工资委员会此前开会,经过6小时会议后仍未达成共识,一星期后委员终达成共识至每小时34.5元。

劳资双方代表都有让步,而今次加幅为6.15%,低于上次8.3%。对于新的水平,未必是双方最满意的结果,但亦属于可接受水平。有清洁工认为,物价飞涨,百物腾贵,2至3元的加幅不能帮助他们改善生活;有市民认为,有加幅是一件好事,但长远是否能改善生活,就要视乎能否追上物价。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近日表示,他乐见最低工资委员会就最低工资调整达成共识。

对于取消长期服务金代替强积金对冲的报道,张建宗表示,政府处理强积金对冲问题须接触不同持份者,与商界和劳工界接触并无问题;当局不评论揣测性质的报道。

他指,强积金对冲的确削弱了雇员退休保障的功能,但对冲问题复杂,政府须理顺长期服务金、遣散费和强积金三者的关系,冀在本届任期内提出政策方向。

根据2017香港政府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

1、港人收入中位数为1.5万元,即假如你月入1.5万元,收入已经比全港一半人还要多。

2、假如你月入3万或以上,你的月入已经是全港收入最高的2成人。

3、若以家庭为单位,月入4万元或以上,你已经是全港收入最高的30%住户;

4、不过要真正成为本港收入最高的10%,则要年收入过百万元。

这个结果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为很多内地人都流传着一个说法,“在香港,在餐厅洗碗都月入2万多。”

具体情况如下:

根据统计处最新数字,不计算外籍佣工,现时全港有逾341.9万名打工仔,当中有89.1万人月薪介乎1万至1.49万元,而月薪不足1.5万元者佔总劳动人口逾44%。

数字比2006年有所改善,当时全港有逾44%打工仔,月入不足1万元;

而个人收入中位数也由06年的1万元上升至16年的1.55万元。

2015年八大毕业生平均入职月薪为1.34万至2.19万元,数字包括医科、教师等专业,即大部分大学毕业生首份工作月入,已排名在全港打工仔的中间位置。

(此份报告多引用政府统计数据,实际上很多刚毕业的年轻人,月收入不足万元,在香港也就是刚刚够交通食住。)

相反,现时全港有逾23.1万人月入6万元以上,是全港月入最高的6.8%;

另4万至5.99万元者亦有24.8万人,在全港打工人数中排前14%。

若以家庭为单位,统计处最新数字显示,要成为全港最高收入的一成家庭,月入需要高达8万元或以上,即相当于年收入过百万元,而现时全港有16万个年收入过百万的家庭。

每月家庭收入4万元以上,即一对夫妇各月入2万元计算,则其收入已是全港最高的3成。

相反,现时全港有逾半家庭收入不足2.49万元,其中有27.7万户月入不足6000元,佔总数11.1%。

回答完这个问题,我们来分析一下原因,先回到开头那个段子般的说法。为什么香港人收入高,而觉得低?香港人的“获得感”越来越少,是主要原因。最大的问题,就是房价。

香港回归之前,按照英国规定,殖民地土地为皇室所有,港英政府要依赖土地创收,创造发明了租地模式,只对外批售土地使用权,而不赋予长期或永久产权。香港早期的土地使用期限为99年,随后基本都限制在50年以内。这为作为免税港的香港,带来了大量的政府利益,这也变成了香港明明低税收、政府却 “富得流油” 的原因。

地产绑架了众多公共利益,香港也因此陷入地产经济的怪圈,2003年,世人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曾推动“八万五建屋计划”,每年要建八万五千套房子,希望十年内,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而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和SARS的影响,居然这一惠民举措,引起了众多港人反对——这其中,少不了地产商和有产的既得利益群体的阻挠。这里可以看到,此前香港特区政府在施政上,长期受到工商界势力的干预掣肘。

到今日,香港普罗大众在房地产商的垄断式规训下,已经早已习惯了一家三四口,住在300呎的房子里,这在内地许多二三线城市的居民看来,简直不可思议,而这却早已成为香港普通人的生活常态。更严重的是,根据香港政府发布的《房屋统计数字2017》显示,截至2016年,香港有44.8%的人口居住在由政府提供的公营永久性房屋中,29.1%的人口则租住房屋。